您的位置:虚荣 >> 游戏资料 >> 英雄介绍

虚荣鬼剑骷髅背景故事 四个小故事汇总

2015-11-27 11:04:45发表 | 来源:贴吧 | 作者:D版三井寿

  虐杀之灵

  别过去!我......我看见“它”......“他”了,我亲眼看见的——那个被巨剑穿胸的不应存世之物,不再为人之人。那柄闪着幽光的剑贯穿了他。想象一下那是多么巨大的一个伤口,多么可怕的一幅样子......而他现在追着我来了。

  我能感受到剧痛在我的身体里向上蠕动,钻进我的骨头里;痛楚从腿升起,蹂躏着我的肚子,扼住了我的咽喉。我爬进了灌木丛躲起来,看着小兵们(minions)一个个死去,或是痛苦的打滚;我看着这些经验丰富的士兵在痛苦中扭曲,然后死无葬身之地。我蜷起身体,祈祷着造成这一切的元凶不要发现我。

  我永远不会忘记:他从阴影中出现,发出尖厉的战吼,双眼闪烁着憎恨之光。他是一个被诅咒的死者,一个不可能阻止的怪物。你可以不相信我,但我说的句句属实:没有人可以在他造成的伤口下存活——那太痛苦了。

  他杀进小兵群中,撕碎它们,只留下一地尸体碎片。我运气不错,他没发现我。我则像一个懦夫一样趴在地上。相信我,他会来找你的,我警告过你了。

  追寻.上

  “来啊!”他对着一座炮塔的枪口吼道,炮塔上上面缠满了藤蔓和荆棘。“往我身上再打个洞啊!把我炸飞啊!!!”

 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  这座生锈的炮塔依然安安静静的......曾经,这里有着炮火和爆炸;曾经,战士们挤在这如今沉默的炮塔所守的小路上——时时刻刻准备上阵搏杀;除了那些之外,曾经,这里也有

  鬼剑骷髅所追寻的那个东西。

  就在附近......

  左腿上那一道火辣辣的伤口让鬼剑骷髅只能拖着腿慢慢前进。这时,他闻到生物的气味沿着石壁飘来,随后磨了磨牙——小兵们来了,看来这里还有活口剩下。他用力锤击自己的腿来让疼痛麻木,然后做了一次毫无意义的深呼吸;被吸进的空气从胸前的伤口冒出,给插在里面的大剑镀上了一层水汽。

  踏出的每一步都伴随着巨大的痛苦,但是鬼剑骷髅依然艰难的前进着。他突然出现,抓住了一只又大又蠢的小兵,瞬间杀死了它。

  忘了那种痛苦,忘了那种痛苦,忘了那种......

  用手撕开小兵的肚子感觉很不错,也是唯一一件感觉不错的事;这对鬼剑骷髅来说是一种消遣。它们黑色的内脏在他手上流动;它们破烂的胃像蜘蛛网一样张开;它们的腿被轻易的撕下,漫天乱扔。他冲着他们的脸大声嚎叫,口沫飞溅。鬼剑骷髅丧心病狂的笑声回荡在战场上——“解放”这些小家伙的灵魂让他感觉舒服了一些。

  那里有血,也有断肢;那里有咯咯的尖叫声,也有生物的尸体碎片——就粘在他的牙齿和指甲上。

  然后,他看见她站在这要塞遗迹的顶端上。

  追寻.下

  “你好啊,美人儿!”鬼剑骷髅喊道。

  她看起来是个人类,身材高挑,眼神冷漠,和清晨一样娴静;她的身边,一把剑插在石头的缝隙中。鬼剑骷髅的脸,或者说剩下的脸,咧开嘴笑了。

  她对于他的回应是从石堆中拔出武器,利剑寒光四射。

  “就凭你无法阻止我夺走它!”鬼剑骷髅咆哮。

  女人纵身一跃,重重落下,利刃挡在身前,水晶能量环绕身周,像蚊子一样嗡嗡作响。无疑,她训练有素。他觉得自己可能曾经尊敬过她,在他生前。她斩中了他好几下;剑指之处,他那死气沉沉的血肉都会绽开。鬼剑骷髅挥爪猛力还击,却什么都没打中;他打着转,像恶魔一样愤怒的喷着鼻息,尽全力躲闪着进攻——直到女人把剑拉过肩膀,然后用剑柄重重的砸上了鬼剑骷髅的眉心。就在这时,不死人一个冲刺缩短了双方之间的距离,带着死者的气息对女人怒吼。随后,女人英勇的呼喊声就被他扼断在咽喉里。

  鬼剑骷髅用力握紧,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手里断掉了。女人的剑当啷掉在地上,被他一脚踢飞——他受够“剑”了。她的生命在他的手下流逝,然后死去。鬼剑骷髅像忘了发生过什么事一样跨过她的尸身,继续往前走。

  就在附近......

  他的右脚一步一个血脚印,他的左腿上则挂满了小兵的内脏,一路拖拉着走,走向那废墟之上,走向那宁静之井(Halcyon Well)。

  走向那死亡之井。

  也许他曾经在那里找到过救赎,然而现在,什么都没了:剩下的只有几片碎水晶,已经没什么值得他守护的东西。

  失去了希望,现实的世界就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。虫子的嗡嗡声,鸟儿的抱怨声在他耳边响起;寒冷刺进他的肌肉里,让他那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阵阵抽痛:他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正在排斥这把外来的剑。

  在他潜回灌木丛之前,他允许自己再发出一声扭曲的尖叫。这世上还有一口井......还有......一个希望。

  他必须航海去宁静之谷。

  航海宁静之谷

  曾经,我身边是有温暖的。我记得火,也记得当火星跳到我胳膊上的时候,我被烫的跳了起来连声咒骂;我也记得肉和苹果的味道,记得我那听不见但确实存在的心跳。

  这些我久已遗忘的东西在我脑海里闪过。如果没有这些偶尔闪回的记忆,我所受的苦难就是不完整的。

  有些东西我早已用身体记住,深深的刻在我的骨髓里。虽然我已经忘了爸爸是谁,但是他一定曾经教过我如何划船,出海,航行;如何用剑指挥别人;如何缴敌人的武器并且掐住敌人的脖子。我还有别的记忆,但是它们离我如此之远,我甚至不确定它们是真事呢,还是只是我在甲板下听过的歌儿。

  难以置信我居然曾经能够呼吸,曾经能和兄弟们一桌吃饭,曾经能抱着一个女人,在她睡觉时把鼻子深深埋进她的头发里。

  而现在的我除了痛苦一无所有。

  自打你爷爷的爷爷在世的时候我就背负着这份痛苦了;如果我发现宁静之谷并非我所追寻之物,我可能还要继续背负着它好多年。

  我祈求,我渴望,然而我所追寻之物始终没有实现。我这被诅咒的一生从来没有过一丝的平静,如果这样也能叫一生的话。

  还有一个希望。还有一个摆脱我的灵魂和束缚它的这把剑——然后安息的机会。我划的每一次桨,激起的每一个水花,都在让我向救赎更进一步。

把这篇文章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