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虚荣 >> 游戏资料 >> 英雄介绍

背景故事 虚荣鹰眼凯思卓典型的战斗机器

2015-12-15 10:54:29发表 | 来源: | 作者:

  风暴守卫在护卫亚丹家外等待着战警凯瑟琳的攻击信号...

  “真的是她。”

  一名女剑客在树丛下方低声说话,却招来了鹰眼凯思卓不满的凝视。位置暴露了,这名风暴守卫士兵顿时领悟了比闲言碎语更重要的,是沉默的智慧。当晚,所有的女剑客都藏身在夜色朦胧的农舍外,监视着即将成为金发女子葬身之所的地方。而现在,金发女子正站在农舍外,奋力地从破旧的马车上卸一只山羊。茱莉亚,一个早该成为幽灵的存在。

  山羊被捆绑着,却在绳子中不断挣扎,哭嚎得像个孩子。

  鹰眼凯思卓藏在交错的橄榄树枝桠之间,等待着战警凯瑟琳发出信号,她在相同的位置待了好几个小时,双腿仿佛早已经失去了知觉。她的弓采用钢制弓弦,斜横在身前。她摩擦着戴着手套的拇指和指垫,细细地感受着皮肤下的火花,不过,今晚她不会使用超能之箭。如果弓绷得足够紧,金属就可以击碎玻璃,但自从进入 Gythian的领地,还没有风暴守卫使用过魔法。而哥布林工程师也不相信魔法,在这片烟雾缭绕和机械称霸的土地上,他们最需要的是专注力。

  凯思卓伸出舌头舔了舔脸颊,她的视线透过夜幕观察着女王的妹妹。因为抚养着双胞胎,茱莉亚身姿变得柔软,眼角也出现了笑纹,但毫无疑问,她还是她。茱莉亚进入农舍后,鹰眼凯思卓蜷曲了一下脚趾,恢复了些许知觉,然后她摇摆了下右肩,盘腿坐在树枝间,将箭搭在弦上。

  太阳慢慢落下,山羊的嚎叫声越来越响,听起来也含着股悲伤。周围的树丛中没有一丝动静。透过窗户看到屋内,茱莉亚正在和丈夫争吵,那个男人是高科技叛军中的一个无名小卒。不时看到穿着睡衣的双胞胎闪过,围着他们的床相互追逐。小男孩儿哭喊了一声,大地微微震动,落日忽而亮起又变暗。鹰眼凯思卓沉思着,难怪女王不打算伤害他们。她一直等到孩子们藏起来后,才瞄准了远离卧室的左侧前窗,然后重复放出信号。但战警凯瑟琳再一次吹口哨命令按兵不动。

  夜色渐深,Mont Lille 明亮的夜空史无前例地出现了星星。屋内的男人摆出了要去拿扳手的架势。茱莉亚则呯地一声甩门而去。山羊的尖叫声让鹰眼凯思卓的神经紧张起来。如果需要,她可以整晚都保持着同一个姿势,但是现在,她每等待一分钟,有些事情就似乎有可能出错。

  那个男人给一个胳膊装上了臂铠。模仿动物的叫声和口哨从不同的位置传来。凯瑟琳又重复了一遍按兵不动的命令,山羊又叫了起来,大家都感觉出了一些不对劲;他们本该在一小时前就发起攻击了。女剑客嘟囔着:“她究竟在等什么啊?”相比于团队行动,鹰眼凯思卓更习惯独自执行任务。人一多就有太多其他的羁绊,动静太大,简直无法想象。

  她射出一箭,山羊的叫声停止了。

  信号暂停了;树丛中有人窃笑出声。鹰眼凯思卓又搭上一支箭。那个男人停止了动作,看向了最靠近自己的窗户,然后他穿过农舍迅速向茱莉亚跑去。

  “他发现了,”地上的女人轻声道,率先从树丛中向前爬去。

  橄榄树林中到处都是刀剑出鞘的声音。某一处啪嗒一声发出了蓝色的魔法光束,又灭了。一个发光的蓝盾发出嗡嗡声,宣示着它的存在。大家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。那个男人在艰难地穿戴盔甲,他的妻子伸手捏住皮带搭扣,试图帮助他。这正是“行动时机”,只等战警凯瑟琳吹口哨发出命令了。

  但口哨一直没有响起。

  鹰眼凯思卓撤回箭枝,指关节放在下巴肋骨之间,三根手指轻轻地敲打,从肩胛骨到脊柱开始僵硬,她长呼一口气……

  ……放松下来。

  当前窗破碎时,鹰眼凯思卓已经从树上跳下来了。她顾不得腿上针刺般的灼痛感,俯下身子,向农舍靠近。

  她用一只手勾住窗台,弓斜跨在肩上,她回头望了望风暴护卫中的法师们和那些拿着刀剑的剑客们。战警凯瑟琳则站在这场攻击的最后方,她双眼含泪,手中握着一只断了脖子的乌鸦。

  风暴守卫的故事还将继续...

把这篇文章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