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虚荣 >> 游戏资料 >> 英雄介绍

虚荣1.13新英雄 冰法莱姆人物背景故事

2016-1-14 9:28:55发表 | 来源: | 作者:

  要了解《虚荣》的下一名英雄:冰法莱姆!

  我们或许应该从……

  一切都结束了

  Grangor的族人站在高高的冰川上,看着火焰将托斯坦弧形的尖顶吞噬。他们的脸在烟雾中时隐时现,废尘在肺里形成阻塞,而那个盖西亚水晶贸易的中心城市,已陷入了地狱之火的包围中。他们曾将盖西亚的黄金扔进冰川的裂缝,最终黄金铺就了一条通往死亡的通路。一夜之间,这些金币在方圆一百英里的任何地方都已变得毫无价值。

  智者们聚集在白雪覆盖的聚居区,以古老故事中的韵律在地上敲击着法杖。在下定决心般地敲打了象牙之后,最年长的智者开始吟唱,吟唱一个在未来将被世人代代相传的故事:

  “这里曾经是托斯坦,但很快它将会被遗忘。”

  “智者知道,”他们齐声合唱。

  第二位年长的智者用尖锐的语调继续讲述:“族群曾在这里,开凿冰川中的洞穴,挖掘地壳里的水晶,痛饮源涌出的泉水。”

  “智者知道。”

  下一位智者大声喊道:“我们的金牌猎人和人类开展了钢铁买卖。”

  “智者知道。”

  “城市被它的贪婪所毁,”又一位智者低声说。

  “智者知道。”

  “他们远离先人的居所,他们无法魂归故里,获得永恒的安歇……”最年长的智者叹息道。

  “智者知...”

  山峰上传来冰雹炸裂的声音,大地都跟着震颤,他们的合唱被打断。“Sisuuk!”一个母亲尖叫了一声,将她的孩子紧紧揽在怀里。所有人的目光都离开火焰往上方望去。伴随着刺骨寒风出现的不是雪崩,而是一个男人,他的脊柱因为上了年纪而弯曲,他布满斑点的皮肤像一层层的洋葱一样脆弱。他的手指呈爪状,握着权杖。肩上披着一件类似Grangor传的毛皮。虽然所有的Grangor都没有见过他,但他们都知道这个神出鬼没的隐士。他们叫他冰法莱姆,他是一位寒冰大师,也是 Grangor 的天敌,Kall Peak 所害怕的人。Grangor虽然在数量上占尽优势,但还是吓得连连后退,武器已准备就绪,寒冰法师愤怒的喘息着,他呼出的气体都结成了冰霜。

  他咆哮着质问:“那个男孩儿在哪儿?”

  “只有他的母亲才知道,”最年长的智者回答,但这只是流传在所有Grangor中的一种说法。这句话的含义其实是说,这是一件不为人知的事。

  冰法莱姆冷笑着从Grangor身边走过,沿着山坡向下走去,一路上不停地嘟嘟囔囔。一条小河环绕着燃烧的城市,河水已经被灰烬染黑。冰法莱姆用权杖轻敲地面,流动的水就凝固在了那儿。他慢吞吞地从冰上穿过去,边咳嗽着边进入城市,他恼怒地向途径的火焰挥动权杖。火焰发出咝咝的声响,然后很快就冻住了,变成烧黑的火柴余烬。

  他大声叫起来:“小孩!嘿,小孩!”

  明明早上,城里还到处都是做买卖的人流和游客;但现在却只有牲畜,从烧坏的围圈里逃了出来,跑向盆地另一侧的河湾。

  寒冰法师一遍遍地高声呼喊,又喃喃自语,他不断地使用魔法冰霜将火扑灭,为支离破碎的住宅和门店覆盖上一层厚厚的冰。他突然停下来,他看见了古盖西亚之塔中璀璨的法师塔,那里也是托斯坦政府中心。第三高的塔已经倒塌;只剩下烧焦的外壳掩去曾经的辉煌。他将这座塔也冻了起来,绕着城镇行走,他的声音越发焦躁起来。“嘿,小孩,你迟到了!你去哪儿了?”他一直呼喊着走到了城镇中心死寂的井边,那里是唯一没有被火烧过的地方。有毒的烟气从烧焦的托斯坦碎屑上升起来,被冰层掩盖。井的边缘有一个女人,她的脸埋在一名更年长的Grangor的肩膀上。她的一只手提着一盏灯笼,在打旋的灰烬中投下诡异的影子。

  冰法莱姆恼怒地清了清嗓子,喊道“喂!这里管事儿的是谁!”

  那个女人抬起被煤烟弄脏的脸,流着眼泪看向陌生人,露出了盖西亚高阶法师烧焦的长袍。她的肩膀后仰,下巴抬高,可是她还是比在场的其他两人矮了很多,这时,有人回答了冰法莱姆的问题。

  “那个男孩呢?”他急切地问道。

  女人摇了摇头,无力地靠在Grangor的胳膊上。“他走了,”她答道,然后抬头看着 Grangor 圆圆的脸说道:“一切都结束了。”

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  冰法莱姆背景故事第二部分:冷遇

  一名十几岁的少年站在洞口。他戴手套的手里握着冰斧,他的靴子底部嵌着钢钉,全身上下除了一双黑色的眼睛都裹在了毛皮里。距离上一个敢尝试爬上索道的人出现,已经超过十年了。隧道很陡,向上直通冰山的山顶,那是传说中的寒冰法师莱姆的住所。而再上一个携伴而来的人,则要追溯到更久远以前。

  “你要是回不了家她会杀了我的。”男孩的同伴,强壮的葛兰格尔人说道。

  “我爬过比这还吓人的地方呢。”

  “我担心的不是要爬那么高,而是爬上去之后会遇到什么。”

  男孩拍了拍葛兰格尔人的肩膀,就开始一步一滑地慢慢向上爬去。

  男孩爬到了山顶上,探出脑袋喘着粗气,眼前出现了一双毛茸茸的靴子。等在那里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寒冰法师本尊。他正一边掰松塔一边嚼着松子。“师父!”男孩叫道,伸出一只手想让对方帮自己一把。“我是来向您求学的。”

  “第一课,”莱姆嘟囔着,把一只靴子抵在了男孩的额头上。“别烦我。”他轻轻一用力,男孩就匍匐着冰隧道一直滑到了底,尖叫声和下落的回声混着法师的笑声,一直传到葛兰格尔人的跟前。

  “呃……”葛兰格尔人说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男孩喘着气,又开始爬了。

  爬到顶上时,他发现莱姆正盘腿坐在帐篷边,吃着半冻的驯鹿的第一个胃里的苔藓。“师父,”他说着就抬脚要上来,“我听过关于您所使用的魔法,和那些了不起的故事。”

  法师张着嘴大嚼特嚼。

  “我是法师的后裔。我已经达到了吉提亚法师训练的第九级。还通过了葛兰格尔猎人的考验。”

  莱姆一点都不感兴趣,毛茸茸的白眉毛抬都没抬一下。

  男孩失去耐心了。“没准儿你就是个疯老头儿。没准儿贤者讲的那些关于你的故事都是吓唬小孩用的。”

  莱姆摁住一个鼻孔,把一股冰冻鼻涕擤到了男孩的脸上。

  被羞辱的男孩又掉到了隧道底下。葛兰格尔人正坐在一个小火堆旁烤火。

  “我不想谈这事儿。”男孩说。

  “还要再试一次?”葛兰格尔回应道。

  “是!”男孩说着又开始爬了。

  这一次,他跪在了寒冰法师面前的雪地里。他摘下裹在头上的毛皮,把脸摁进松软的新雪中。“师父,”他说,雪里的声音有点含糊不清,“我读到过关于您儿子的遭遇。请帮助我,让我不要重蹈他的覆辙。”

  莱姆没理他,继续着自己的日常活动。他从陷阱和罗网里收罗了猎刀的肉。开始吃。然后打起了盹儿。日落时,他踢了踢男孩的肩膀。“你想冻死啊?”他像个耳背的老人那样喊道。“进来吧,傻小子!”

  帐篷是用葛兰格尔人的皮和长牙做成的,莱姆等到男孩上下牙齿不再打颤,才张嘴说话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儿?”

  “萨缪尔。”男孩说。

  “你和那些下贱的大猫在一块儿混?”

  萨缪尔绷紧了肩膀。“葛兰格尔人……”

  “……那不是人类。即使通过了他们的小考验,你的屁股上也长不出毛来。所以你是个啥?”

  “我是吉提亚人。法师后裔,法师公会战争部门首席,大法师萝拉的儿子...”

  “你这个吉提亚人当的和葛兰格尔人一样。”

  “我的血统可追溯到十代吉提亚人。”

  “所以呢?维亚卢西亚烤脆皮卷里最好吃的是什么?”

  萨缪尔的目光垂了下来。“我……我四岁起就在托斯坦长大了。”

  “那替你那了不起的大法师老妈,倒夜壶的仆人都比你像吉提亚人。”莱姆哈哈大笑起来。“法师后裔。像条狗一样地养着。吉提亚人要是发现啥玩意儿行不通,我的天哪,那是死也要咬住不放的。”

  “你的儿子也是法师后裔。”萨缪尔小声说。

  “你要是不想落得跟我儿子一样的下场,”莱姆说着闭上了眼睛,“就别惦记十级吉提亚法师的训练。或者去找条托斯坦拉水晶的船,给人家擦擦甲板。或者舒舒服服地去照看莉莉安葡萄园。再不行就跟那些会走的毛球收集点儿动物眼珠子什么的。忘了魔法这回事儿,也忘了吉提亚吧。”

  “但我妈妈……”

  “你妈她就不想要你,不然她怎么会不养你?”

  鹅毛一般的大雪盖满了帐篷。

  莱姆掀开帐篷门帘。“回家去吧。”他生气地说。

  萨缪尔坚定地爬出了帐篷,把毛皮又在脸上裹好。厚重的天空闪耀着红色和绿色的光带。

  “黎明时再回来!”寒冰法师又吼道。

  门帘放下的时候,萨缪尔冲着帐篷回头咧嘴笑了。

  未完待续……

把这篇文章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