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虚荣 >> 新闻资讯 >> 游戏版本

虚荣暗夜鬼影塔卡皮肤主题故事:吉赛雅墙

2016-3-10 9:25:30发表 | 来源:官方 | 作者:

  限量版暗夜鬼影塔卡皮肤主题故事……

  信使骑在潘谷驼鹿的宽背上,他骑着这头极慢的驮畜,长途跋涉了两天两夜之后,终于自黑暗中看见了远处吉赛雅闪烁着的灯光。家,只要穿过城墙,迎着风、沿着陡坡向下走去,再搭渡船一小时就可以到家了。由于长时间跨坐在马鞍上,他的大腿根部现在疼痛不已。旅途的劳顿让他的太阳穴止不住地跳着;而一想到他母亲做的墨鱼汁意大利面,口水就在他嘴里打转。

  但是他没办法穿过城门。

  “晚上不能运货,”一名守卫说道,“战后规定。”

  “这是加急件,有人在等着我。”信使坚持道,并指了指潘谷驼鹿马鞍上垂下来的信使蓝色旗帜。

  “离开吧,朋友。”另一名守卫回答道,头盔后的他面无表情。

  城门四米之上,一名刺客靠着吉赛雅城墙光滑如镜的黑曜石平稳地站在玻璃尖塔上。他手握着武器,武器上纹饰着刺客秘族的纹章,这是失落时代的纪念物。他不懂守卫和信使之间的对话。在吉赛雅,刺客只知道这些词汇:

  我、你

  你好、再见

  是、否

  你的、我的

  有、是、明白、杀、走

  谁、哪里、什么、何时

  他不需要知道其他的词汇,尤其是“为什么”。“为什么”不是他应该考虑的问题。他要到哪里去,他就会去了解那些地名,但会把“为什么”留给他的雇主。

  “怎么做”才是他应该考虑的问题。

  信使恼怒地挠了挠他的耳朵。这是吉赛雅墙唯一的入口。在内战期间,这一段墙被“机械师”反抗军给炸空了,现在则成为了进入城市的合法贸易大门。 别的地方还有其他能穿过墙的通道,但里头到处散乱着在黑色镜面迷宫中疯了的探索者的尸体。在深夜里,只要走错一小步,人就会从陡峭的悬崖掉落,坠入刃湾。刃湾里,锋利的尖塔自水中凸起。

  “拜托了,这次是特殊情况。”信使在潘谷驼鹿身后的包中翻来翻去,掏出了两把刀刃;他又扳动了一个开关,金属刀刃仿佛活了过来,熔态金属开始闪烁并喷出火花。“我得承认我并不是一个信使,但制图师协会要求在黎明前能够收到货物。”

  雇主给刺客提供了一套只有在数十年前才流行的守卫护甲,而他的面具则搭载了最新科技:电力冷却防毒面具以及夜视目镜。刺客不需要明白这些对话。下方的刀刃透过他的红外镜片燃着绿色的诡异火焰,他只需要知道这些刀刃。

  四名守卫齐齐地奔回去,打开大门。只留下这名全副武装的不知名的家伙和一头缺食的驮畜。

  刺客的舌头向上抵住了上颚,他把武器插进刀鞘,静静地屈下身,放缓呼吸,准备用力跳跃。

  他跳了下来,一只脚踮在了潘谷驼鹿的头顶。信使还没反应过来,刺客就已经旋转抽打起尾巴,他从信使的身边划过,并越过他的头顶。他自未经训练的信使手中一把夺过剑柄,信使一脸恐惧,脸上泛着微微的绿光。

  “我的。”刺客说道,然后将其中一把熔态刀刃向信使的锁骨和肩胛挥去,将他的心脏焚烧殆尽。

  当守卫从大门转身回来时,双眼漆黑的信使身后闪过一抹鬼影,信使自潘谷驼鹿的一侧跌坐,撞到地上,燃烧着。现场只残留了一抹鬼影,以及信使包中的一件物品:那是一本精美的皮革日志,上头刻着制图师协会的罗盘徽章。

  待续...

把这篇文章分享到: